帆船夢滅,時間還是要打發.
離帆船俱樂部不遠的Canal du Midi,南方大運河,
雖不起眼,也沒有巴拿馬運河的規模與名氣,卻是重要的世界文化遺產.

文化遺產=歷史悠久.
這條總長240公里(含支流則為360公里)連結大西洋及地中海的運河
其實是路易十四在位時的一項國家建設,
由一名有遠見的稅吏Riquet提案開鑿.

工程從西元1667年奠下第一塊基石到西元1681年開通,幾經波折.
為了克服高低起伏的地形,應用了當時最新的土木技術,
沿途挖隧道,築水閘,造運河橋,
據說在國家預算不敷使用時,
Riquet還散盡家財,甚至連女兒的嫁妝錢都投了進去....

南方大運河完成後,
不僅在運輸上縮短了原本繞行直布羅陀海峽近3000多公里的航道,
還省下了被西班牙王國剝削的通行稅.
並且促進了運河沿岸地區的產物流通.
特別是Languedoc-Roussillon地區的葡萄酒產量有了飛躍性的成長,
Riquet的故鄉Beziers也因此受惠成為集散中心.

Riquet的堅持造福了國家,人民與鄉里,
可惜的是他本人並沒能親眼見到運河的完成.
只差了短短的七個多月...

Riquet故去,工程由他的兒子繼任,
西元1681年開通後,經水患繼續整建直到西元1694年才算最終完成.

好了,故事說到一個段落,
來看看我的南方大運河當天的模樣.


Ecluses de Fonserannes,
Fonserannes的九道階梯水閘,
是運河高低落差最大(21公尺),也最精華的一段.

數著一閘一閘的水門走著,
在另一側的坡上,瞥見了鐵軌的痕跡.
據說19世紀時,因火車的發明取代了運河的部分運輸,
其後鐵路又因公路的建設逐漸沒落.

*****

站在最上層的閘門往下眺望,
遠遠地看見一群人擠在某一道水門邊,
原來是一艘載滿出來校外教學小朋友的船剛駛進閘門準備爬行.

關閉閘門,船長繫上纜繩固定好船體,
另一端的水門隨即慢慢地開啟


澎湃的水流沖刷而下,湧入小小的閘槽中.
船在激流中微微的左右晃盪,魔術般地隨著水位加高慢慢升起.
水閘的巧妙設計及機制,不用言語說明瞬間便被實證理解.

水聲裡有著遊客的驚嘆還有學童們興奮的笑聲,
讓這個古老安靜的鄉間水道頓時又有了生命.


揮別了整船快樂地像群小鱷魚們般的小朋友,
再次順著河邊植滿絲柏的步道
找到了橫跨在Orb河上的Pont Canal,運河橋.

這座造型古典僅供船隻行使的運河橋
因Orb河不時氾濫而建於西元1858年.
完成後,船隻四季順行無阻,被視為Riquet精神的完美句點.

*****
人定勝天,需要花費多少的時間與金錢?!
而遠見又需多大的勇氣與努力去實現?!

Canal du Midi,
我看見了一頁歷史,
一個人的智慧勇氣,
一個國家的盛世及時代的科技.

Riquet這筆遺產...我衷心敬領...

http://www.canalmidi.com/aufildlo/fonceran.html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Piano 的頭像
Piano

陽光番茄的Tanpopo小屋

Pian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) 人氣()